在父亲的逼迫下勉强答应去给陈生勇道歉-女人的

时间:2019-04-13 00:28       来源: 未知

  景才爹被逼无奈,只好答应跟明花学做饭。学步让爹妈住过去看着袁玲,袁玲不知底细,以为二老是给她来做伴儿,就兴高采烈地把二老接到家中。学步回到工地,唆使景才让四库往家里打电话,莲花让帮忙砌墙的二旺接了电话,多疑的四库心里没了底。四库赶回家中,怀疑莲花和二旺,被莲花一阵抢白后,提出要把母亲接过来住,莲花问其究竟,才知道学步爹妈来陪袁玲的真正用意,当下拒绝了四库的提议。

  此时,村里的妇女们也乱得不可开交。乐的,期待男人进城真能挣大叠的钱回来;哭的,担心城里的灯红酒绿让自家的男人迷花了眼睛学坏了;还有那闹的,怕男人这样一走,丢下家里孤儿寡母的,从此,日子没了顶梁柱……

  二白和广大要在自家地里盖大棚,莲花下地干活经过这里,又与二白各不相让,明花劝解,并要调查扔石头一事。平五怀疑是二旺所为,但看到二旺在自家学砌墙,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二旺的墙砌到一半就倒了,明花、平五和香春都劝其找个地方好好学学。

  平五看到二旺砌的墙后,称赞二旺自学成才。二旺则迫切要求到太明那儿打工。小得买了新手机,学步在小得的劝说下,也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袁玲让学步回来帮她砌墙,学步赌气不回。袁玲无奈,只好自己动手。平五见袁玲一人干活,就把二旺推荐给了她。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只剩下留守妇女和留守儿童的张岭村并不冷清。有因村里光棍汉二旺引起误会的、有女人们东家长西家短磨牙串闲话的、有无事生非吵架的,男人们不在家,张岭村的女人们难道只能这样过日子吗?难道女人真的只有依靠男人才能生存、才能创业吗?

  生态猪养殖的项目正式启动了,张西凤也跑来了资金,还成立了“巾帼互助联合体”,张岭村的女人们将信将疑的干了起来。不久,女人就见到了自己的劳动成果:而这成果,绝不仅仅是腰包见鼓有钱了,更重要的是女人们在家庭中的地位也悄然发生着变化。张岭村的女人们从来也没活得这么舒心酣畅过。

  似乎都变得是那么那么的不一样了……景才自掏腰包给大家发糖,在镇上开完会的妇代会主任张西凤兴冲冲回到了村里,为了彼此联系方便。小得不信,热情高涨,但这一切均被袁玲的婆婆看在眼中。

  明花见二旺进城无望,便找到二白,想让二旺跟广大学砌墙,二白见有便宜可占,便一口答应。二白把二旺当作苦力,二旺不堪忍受,一走了之。

  一时间,村里的男爷们都神魂颠倒起来,城市的巨大吸引力使大家欢呼雀跃着,他们再也不想窝在这个并不富裕的乡村里了,都要随老村长的儿子进城打工挣大钱去。

  二白不肯把猪还给西凤,并决定用墨汁将猪染黑。广大去买墨汁,香春问他干啥,他却谎说练毛笔字。晚上,陈莲花听见邻院猪叫,便把李二白匿猪的事告诉了丈夫四库。

  二旺这次没能成行,自尊心受到很大伤害,在邻居香春的劝说下,决心好好学门手艺。广大拗不过二白,只好老老实实在家干活,又因为二白匿猪的事整天提心吊胆。

  明花穿着新买的衣服给平五看,平五故意不领情,两人来到河边,平五给明花说好话,明花才消了心头之气。两人发现山上有一个人,便一同上山去看个究竟,不想山上的人正是无处可去的景才的父亲。在二人的追问下,景才的父亲只是说因为不会做饭,跟西凤撒了谎,于是明花开始教景才的父亲学做饭。

  在西凤的说合下,袁玲的婆婆表面答应,心里却压根没想住过去。袁玲满心欢喜地去接公婆,结果碰了一鼻子灰,彼此的嫌隙也更深了。

  男人们去意已决,于是,怀着各种各样的复杂心情,张岭村的女人们送走了进城打工的男人!

  景才和太明请假回家,要看看西凤为什么在自己刚刚走了之后就彻夜不归。此时金猪集团老板陈生勇和镇妇联的沈主席正在张岭村考察,景才的父亲找到西凤,告诉她景才要回来,西凤怕景才把养猪基地的事情给搅黄,就让其在村口等着,把景才先拉回家。景才的父亲在村口遇见来给秀玉做伴儿的秀玉妈老鲁,他把老鲁送到秀玉家门口时,才想起自己还有任务在身,但为时已晚。

  

  但在城里打工的男人们眼里,用新时期、新农村、新妇女的生活和创业故事,村庄还是那个村庄,引人深思、催人奋进。回到工地,这个令他们梦牵魂绕的地方、这些令他们日思夜念的女人们,这一切的一切,马上给儿子打了电话,打电话求证,西凤用电话找回景才,谎称是西凤买的,她带回了从上级妇联那里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养殖生态猪这个致富项目,女人还是那些个女人,也十分卖力,就在这样一片混乱中,

  二白和广大正在家染猪,不想西凤领着陈生勇转到她家,广大以为是西凤领人来要猪,吓得二人没敢开门。

  西凤要去镇妇联上报养猪的事,要托公公照顾小提,看到公公特意地穿着打扮,问其缘由,公公谎称要去景才的舅舅家,于是西凤买了礼物让公公带上。

  而张西凤这时已把眼光投向了更远处。不久,深加工的项目被引进了村里,投资商更是看好了张岭村这块山青水秀的地方!

  平太明为扩大工程队规模,在村里进行招工,报名者非常踊跃,新婚不久的秀玉在王小得的百般劝说下,女人的村庄勉强同意自己的丈夫进城打工。四库要进城打工,得到了妻子的支持,而袁玲的丈夫学步却不肯去,袁玲赌气之下,自己到太明那儿报了名。由于没有技术,村里的光棍汉二旺被平太明拒之门外,广大也想去报名,却被二白拦下。西凤得知太明在村里招工的事情后,为了留住村里有限的男劳动力建养猪基地,找其商量暂不在村里招工,可太明不肯让步。

  气冲冲找来的景才不由分说,硬拉着西凤回家,沈主席和陈生勇只好就此告辞,临行,陈生勇将自己的名片交给了秀玉。景才知道了真实情况后,自知理亏,在父亲的逼迫下勉强答应去给陈生勇道歉。

  西凤坚持要搞养猪基地,景才不但不支持,还劝自己的父亲也一起反对,并用跟太明到城里打工相威胁,可西凤并不妥协。进城打工的日子到了,景才为了让西凤回心转意,佯装要跟太明去打工,没想到弄假成真。而最后关头,学步还是用自己替下了袁玲。打工的男人们走后,张岭村真正成了一座女人的村庄,西凤给女人们打气,鼓励大家建好养猪基地,把去城里打工的男人们慢慢吸引回来。

  杨明花只好让女儿杨梅出面说服太明。太明连夜找到四库,让他把不在村里招工的事告诉其他人,第二天,要去城里打工的男人们,都来找西凤讨说法。西凤劝说无效,只好同意。

  就连张西凤自己的丈夫景才都坚决反对她。二旺第一次给别人干活,让小得也买一部手机,仿佛天要塌了一般。可张岭村的爷们都嘲笑她一个老娘们能折腾出啥大事?更根本没有人相信张西凤给他们描绘的美丽的致富前景是真的,封建思想颇重的婆婆,硬拉着他给陈生勇道了歉。还说出了西凤那晚不在家的真相,她苦苦劝说男人们留在村里创业,秀玉证实后,本剧是目前唯一一部以农村留守妇女、留守儿童和农村妇联工作为题材的影视作品。

  依山傍水的张岭村经济较为落后,村主任张西凤从镇妇联带回发展养猪基地的资料,在村给会计秀玉便匆匆回家。此时,她家刚买的两头小白猪跑到了李二白家的院子里,被平时就爱占小便宜的李二白给匿了起来,不想被邻居陈莲花知道了。

  缓和了与陈生勇的关系,西凤回村后就和秀玉张罗着统计每家每户的养猪数量。见袁玲一人在家,就建议让她把公婆接过来同住,也好相互照应,袁玲因为自己一直没能生育,和婆婆的关系闹得很僵,一时间还有畏难情绪。西凤自告奋勇,要给袁玲去做工作,袁玲自然答应。

  景才的父亲拿着礼物,不知该如何是好,跟老鲁撒谎说去看亲戚,之后便信马由缰。莲花看到袁玲的婆婆在监视她,就过去提醒袁玲,同时预订二旺也帮她家砌墙。

  学步捎回杨梅为明花新买的衣服匆匆回家,正撞见二旺在自己家吃饭,就训斥袁玲少和二旺接触,二旺只好被迫离开。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李二白幸灾乐祸,为了吓唬邻居陈莲花,夜雨中,她往人家院里扔了一块大石头。西凤见雨大,怕秀玉害怕,就冒雨赶到秀玉家,与秀玉一起到袁玲家做伴儿。景才往家里打电话,西凤不在家,大伙就拿这件事开景才的玩笑。第二天一早,陈莲花看见自家院里的石头,一猜就是李二白干的,苦于没有证据,就冲着李二白家骂开了街,于是村里两个最要尖儿的女人便吵了个不可开交。西凤及时赶到,制止了争吵,并将二人叫到村部。广大到香春的小卖部买墨汁,忽然听到村里大喇叭播出的竟是二白和莲花在吵架。

  张西凤决定把村里的妇女们都组织起来实现她的抱负。于是,她挨家挨户的去做工作,碰到拒绝不灰心,遭遇白眼不放弃,听到冷嘲热讽的疙瘩话儿更是一笑了之。最后,张岭村女人们的心终于被张西凤的真诚捂热了。留守妇女们终于答应张西凤要振作起来,要活出个样来,没有了男人,女人靠自己,也一样能做大事!

  平五经过秀玉家,看见老鲁正在晾被子,知识分子特有的气质让平五眼前一亮,通过简短的交谈,老鲁给平五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路上,平五正对其赞不绝口,刚巧碰上明花,明花以为是在说自己,知其真相后,不觉间醋意大发。

  这样,昔日的张岭村,除了老人和孩子们,从此,真真正正变成了一个“女人的村庄”!

  这一天,村上的妇代会主任张西凤正在镇里开会,没想到村里混乱成了一团。所有的混乱,都是由老村长平五的儿子平太明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