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岐茶社移师桐乡乌镇后缘何能一跃成为国家级

时间:2019-03-21 15:58       来源: 未知

  原标题:凤岐茶社移师桐乡乌镇后,缘何能一跃成为国家级众创平台?答案在这里……

  一家发源于山东的企业孵化器,在移师桐乡乌镇后却成为国家级众创平台。昨天,澎湃新闻刊发出《省委书记对“凤岐模式”做出报道批示后,山东掀起一场大学习》一文后,引发了社会一片反思。实际上,凤岐茶社在山东难落地,并非仅仅是营商环境的问题。

  直戳山东人痛点的是,山东为什么留不住一家未来会成长为国家级众创平台的企业孵化器?这个问题还会牵出一个老问题,为什么山东出不了好的互联网企业?

  最早采访凤岐茶社的大众网在2016年11月的报道披露,2015年5月,在北京“双创周”活动上,山东凤岐茶社作为典型发言代表,引发了浙江桐乡市招商部门注意,他们邀请凤岐茶社入驻乌镇发展。

  乌镇是什么?是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永久举办地。凤岐茶社的创始人付骞说,桐乡招商部门给出的优惠条件有税收返还、免场地租金等,但正是“入驻乌镇”这个条件打动了他。

  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招商,四新企业走到哪都是香饽饽。对这些企业吸引力最大的是什么?以前,各地招商局长的杀手锏是土地和税收优惠这两大利器;现在,是平台。

  越是大平台聚集效应越强,越能让吸引过来的创新型企业以最小成本、最快的速度获取人才、技术、资金、信息、市场等要素。

  这里,先不提凤岐茶社这个量级的创新因子,一个能吸引到重量级资源的超级平台对地方经济发展,对区域核心竞争力的塑造到底有多重要?看看济南国际医学科学中心对于山东省会城市济南肩负的战略引领作用,就很清楚了。

  世界互联网大会目前在乌镇已举办了5届。浙江省委宣传部部长葛慧君说,这几届大会的成功举办,不仅让乌镇走向世界,更收获了一波政策“红包”:全国首家信息经济示范区、杭州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部省共同推进工业互联网发展合作协议、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综合试验区等,给数字浙江建设、“最多跑一次”改革带来新的机遇。

  从媒体公开报道看,凤岐茶社承担的是孵化器的功能,它把典型的互联网思维注入到传统行业,提供相关运营和服务。凤岐茶社对传统企业的改造分三步:先对传统企业进行产权结构拆分;然后为其植入互联网、物联网基因;在成功转型后,助推这些企业或上市或被高价并购。

  从公开报道中描述的细节来看,凤岐模式涉及到的互联网、物联网技术和设施门槛并不高。而互联网时代的模式创新,要求这些创新型企业具有很强的整合资源能力,快速复制的能力;并且由于产品、技术迭代非常快,必须抓住窗口期才能成功。

  凤岐茶社在浙江改造的第一家企业是华腾牧业,用磁阀、感应器等一系列物联网设备对传统养猪模式进行改造。事实上,类似加入云平台+物联网+AI的智能养猪技术迭代很快。京东数科去年11月发布了“神农大脑”这套智能养猪系统,把AI算法、猪脸识别等最先进科技都武装进去,将养猪流程全面数字化,人工成本减少30%—50%左右,降低饲料使用量8%—10%。

  还好,互联网头牌企业和中国工程院院士产学研结合,联手养的“高级猪”是发生在2018年,否则像凤岐茶社这个体量的公司是没有太大竞争优势的,必须赶在窗口期快速复制、收割。

  2015年的凤岐模式,从0到1这一步是在山东摸索出来的,但更关键的从1到100,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土壤和环境,才能快速复制?这是凤岐模式这样的互联网创新服务型企业的模式决定的。

  2016年11月大众网记者采访付骞时,他表示乌镇向他抛出橄榄枝时,他正准备要把这个模式向全国推广、复制,所以,必须要有一个面向全国的平台,最起码能提高曝光度。这个时候,还有比乌镇更好的“窗口”吗?

  2019年3月,付骞在接受浙江新闻采访时表示,落户乌镇4年间,借助乌镇峰会效应,凤岐茶社已经在全国布局了13家众创空间和1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共有280家企业入孵,3000多家企业入库。

  “乌镇效应”的第二点,在于付骞说的,浙江传统企业基础好,有强烈的转型欲望。这个时候,服务型政府的作用就体现出来,凤岐茶社一进乌镇,乌镇政府部门就按协议约定,向凤岐茶社介绍了5家迫切需要转型的传统企业。

  而决定凤岐茶社成长为一个国家级众创平台,最关键是如何走好凤岐模式的第三步——在传统企业成功转型后,助推企业或上市或被高价并购。

  经过凤岐茶社培育的养鸡企业丁香食品转型成功后,急需资金注入。这时凤岐茶社将一家投资机构介绍给丁香食品,丁香食品的估值提高到10倍,达到2亿。

  “上市是企业最好的转型升级,并购重组是企业最快的转型升级。”这是浙江省将上市公司作为推动浙江经济转型升级牛鼻子的一句经典之语。

  为了完成从“千家万户”到“精兵强将”的蜕变,浙江省为民营企业转型规划了一条路径,启动了“个转企、小升规、规改股、股上市”的工程。

  从这个角度看,凤岐茶社和它所孵化的企业成功背后,是一整套组合拳,华腾牧业、丁香食品这些传统企业的成功,离不了凤岐茶社这样的孵化器,更离不开浙江打通了区域经济转型升级的新通道。

  而凤岐茶社搬到浙江,它的这一套运营模式,正好契合了浙江以资本市场撬动区域发展的思路,这才迎来凤岐茶社的跨越式发展,成长为一家国家级众创平台。

  由于资本市场这个环节没有通畅,导致山东创投活动不活跃。这一点上,浙江正是山东需要学习的对象。

  而这十年正是中国经济依靠资本驱动的十年,山东也正是在这十年间与粤苏浙拉开了差距,我们从山东的上市公司数量与广东、江苏、浙江之间的差距就可见一斑。

  凤岐茶社和浙江桐乡乌镇的聚合,正是一个双赢模式。乌镇之前的标签只是一个旅游景区,但现在,“峰会效应”让乌镇脱胎换骨。2015年,当桐乡干部在北京招商时,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刚举行了第一届。即便刚办一届,桐乡当地招商干部也很明白,他们搞世界互联网大会不是为了赚吆喝的,而是能抓取到创新企业落在当地的,带动培养当地的创新主体,从而带动产业升级的。

  同样的道理,同样的奇迹,也在贵州上演过。每年贵州数博会都能吸引来能全球不少重量级IT企业,每年能有一两家在贵州落地投资,对贵州的经济发展作用都相当大了。

  事实上也是这么个道理,并且真正实现了。当年力推贵州大数据产业的“三驾马车”之一的贵州前省委书记陈敏尔调任重庆市委书记后,重庆的一个大动作是创办了重庆智博会,2018年8月首届重庆智博会一下来了包括微软、思科、谷歌、西门子、高通在内的500余家企业,马化腾马云李彦宏同时到场,“首战”便声势浩大,形成和深圳智博会齐名的智慧产业双子盛会。在这一届大会上,微软、腾讯、阿里、科大讯飞、中国联通等都在重庆落地了重量级项目。

  从这个角度讲,凤岐茶社崛起在乌镇的故事,更值得山东反思的是,如何建立一个汇聚、吸引各种创新因子,在全国甚至全球都具有影响力的平台;如何以资本市场撬动区域发展,营造活跃的创投氛围,是当务之急。

  2018年,山东省老科协朱正昌、赵振东等院士专家提出了《关于复制、推广“凤岐茶社”模式,打造智慧农业齐鲁样板的建议》。朱正昌、赵振东等院士在建议中提出,“凤岐茶社”模式综合运用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现代信息技术,较好地解决了制约智慧农业发展投入大、见效慢、落地难等系列难题,为加快传统农业向现代高效农业转变和新旧动能转换探索出一条有效路径。

  事实上,在山东,像海尔COSMOPIat用工业互联网平台和物联网技术改造传统金乡大蒜的种植和销售;海尔产业金融深入到传统柳编、传统肉牛养殖、养鸡行业,走的也是智慧农业的路子。韩都衣舍孵化互联网品牌,这些是以企业一己之力推动平台创新、模式创新,并且都取得了不俗战绩。对于活跃在这些企业平台上的创客而言,恐怕更需要的是一个灵活通畅的投融资环境。

  互联网就是一个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的时代,谁拥有便捷的融资渠道,谁就更容易弯道超车。

  (原文标题:《山东为何留不住凤岐茶社?这两方面亟待奋起直追》作者:蔡宇丹)